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資訊 > 空氣污染或能幫助肺部“解毒”?揭秘印度新冠

空氣污染或能幫助肺部“解毒”?揭秘印度新冠

《科學》雜志5月7日文章,原題:印度的新冠肺炎死亡“悖論”正在消失嗎? 今年4月初,在距離印度浦那市東北約1小時車程的某小型鄉村醫院,工作人員正向車上裝載各種設備。他們驅車20分鐘到達卡蘭迪村,在一片三代人共同居住的房子里,花了1個多小時采集血樣,然后在血樣中尋找新冠病毒抗體。

監管該項目的學者吉利什·戴瑪稱,調查表明,這些村民產生新冠病毒抗體的比例高達40%。“人們曾認為農村地區并未受到嚴重影響,”戴瑪說,“但這些數據非常重要,使決策者相信我們需要對農村地區采取干預措施。”像這樣的研究對于確定印度可怕的死亡人數,是否真的如一些研究人員認為的那樣低于預期也至關重要。

“悖論”可能正在消失

今年2月初,隨著每日新增確診病例降至1萬例以下,印度取消防控措施,政治人物舉行大規模集會,口罩在許多人員密集場合難覓蹤跡。但病例從3月底開始災難性地激增,導致所謂印度可能正接近群體免疫的說法不攻自破。有關爭論隨之變得沸沸揚揚,包括這究竟與變異病毒有關,還是免疫力下降所致,但最具爭議的還是到底有多少人死于新冠肺炎。官方數據顯示,與其他國家相比,印度報告的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相對低得多。

“‘印度悖論’確實令人相當費解,”多倫多大學流行病學家普拉巴特·賈阿表示。相關解釋包括低估死亡人數、人口因素效應(年輕人居多)和環境因素等。但如今,隨著醫院難以為新冠患者找到足夠氧氣、火葬場不堪重負、媒體故意低報死亡人數以使當前的洶涌疫情好像沒那么可怕,那種似是而非的悖論可能正在消失。

早在去年4月,“印度悖論”的概念就已出現。一項研究仔細分析了45萬印度人的數據,這些人來自印度12個人口最多的城市,他們曾在2020年6月至年底期間尋求病毒檢測。由賈阿擔任負責人的該研究發現,在此期間他們的血清陽性比從約17.8%增至41.4%,意味著病例出現激增。然而,即使算上30%的全球平均新冠肺炎死亡漏報率,研究小組計算出每10萬人中約有41人死于新冠肺炎,這一死亡率不到美國相應數字的一半。

年輕人多是一大因素

其他研究則認為,疫情在印度不同年齡群體中不同的暴發狀況可以解釋這種反常現象。其中一項研究對印度安得拉邦和泰米爾納德邦在去年春夏報告的新冠肺炎病例進行詳盡分析,發現盡管老年人死于新冠肺炎的風險最高,但印度老年人的死亡病例相對較少,75歲以上的死者僅占17.9%。相比之下,美國的該比例高達58.1%。一種原因是印度年輕人的比重更高。另外,印度老年人的感染比例非常低,這或許與能活到該年紀的印度人通常更加富裕有關。在該研究的第一作者拉馬南·拉克斯米納拉揚看來,其他因素也有助于解釋印度似乎很低的死亡率。在印度第一波疫情中,感染主要在城市窮人中蔓延,其中許多人甚至在封城期間也不得不外出干活。與更富裕的城市居民和農村地區居民相比,他們更年輕且肥胖率更低,而所有這些因素都與新冠肺炎病死率更低有關。但拉克斯米納拉揚認為,印度其他邦的真實死亡人數遠高于報告數據。

那些認為印度死亡率非同尋常低的人士還指出幾個因素。賈阿表示,因素之一是家庭結構,三代同堂在印度很多家庭是一種常態。印度相對更少的老年人意味著年輕人最有可能將新冠病毒帶回家,而他們往往攜帶較低的病毒量且通常為無癥狀感染者。因此,老年人的免疫系統更有可能控制住病毒。一些科學家還認為,基因可能也發揮一定作用。印度科學與工業研究委員會基因組與整合生物學研究所負責人阿努拉格·阿格拉瓦爾表示,生活在美國和英國的印度人與其他族裔的人口遭受同等嚴重的病毒侵襲,高死亡率往往出現在空氣質量更好的國家中。煙民和許多生活在污染嚴重空氣中的印度人,其體內有一種酶的變體可能會過度表達,從而為肺“解毒”。

印度需要堅持

在印度當前新冠肺炎病例激增的情況下,死亡率可能會發生變化。這次,看來新冠病毒不但正在年輕群體中更頻繁地導致嚴重疾病,還令更富裕人口陷入窘境。但賈阿表示,這些趨勢仍然無法否定“印度悖論”。近期馬哈拉施特拉邦的數據表明,新冠肺炎死亡率并未發生重大變化。

只有更多更完善的數據才能解釋印度是否正從該悖論中受益,以及倘若確實如此的話,那么這種悖論是否仍將繼續存在。阿格拉瓦爾表示,印度正處于“觀望”狀態。他預測,如果來自其他國家的模式也適用于印度,那么這波疫情將在5月中旬開始消退,“在那之前,我們需要堅持”。


自拍 偷拍 清纯 综合图区,偷柏自拍亚洲综合在线,亚洲 欧美 清纯 校园 另类